当教育主管部门也有这个想法的时候,教育背离初衷就会越来越远了

作为有别于其他行业的教书育人的特殊行业,我们教育现在的生态环境跟之前相比有了很大的改变,由过去的学校主导家庭配合的家校形成合力共同教育孩子和学生变成了现在的家庭主导学校配合的家校无法形成合力共同教育孩子和学生的尴尬局面,这样的教育生态环境令人担忧。

时至今日,教育生态环境的悄然改变已经让老师们对教育对象本应该严管而又没有严管的底气,甚至连到底要不要和有没有惩戒权都成了一个引发争议的问题,尽管后来在呼声中教育的惩戒权正式回归到教师的手中,但因为惩戒的尺度难以把控,有了惩戒权却又不敢轻易使用或干脆不用。

对学生应该严管而又不敢管,有了惩戒权却又不敢用,这都是源自现如今的师生关系紧张和家校矛盾突出,因为只要有老师为了纪律或学习等惩戒学生并被举报,受伤的都是老师,要么被批评教育、要么被要求赔礼道歉、要么被停职检查、要么被降级调离、甚至还有被家长辱骂殴打等等。

现在只要是出现师生矛盾或家校纠纷,无一例外的都是当地教育主管部门第一时间介入调查并及时作出处理处分决定,出现这样的事情当地教育主管部门当然会觉得有损形象而且还会牵涉很多的人力物力甚至财力。当地教育主管部门依法依规对教师作出处理是职责所在,也是可以理解的,尽管有时显得很不公平。

今天看到有位老师发布的信息(如上图所示),说疫情结束学生返校上课时,校长给各个年级部主任和各班班主任传达教育局的口头通知:复课期间所有任课老师不得催交学生作业,尤其是不得针对某个具体学生催交作业。这样的没有形成书面文字(留痕)的口头通知明显是担心意外事情可能发生所带来的后果。

在现如今的教育生态环境下,当地教育主管部门在处理师生矛盾或纠纷时无论责任在哪一方只处理当事双方的教师一方是可以理解的,但针对学生学习的一个重要环节也即作业的及时完成并上交检查这样的一个常规环节却作出这样口头上的通知就让人很难理解了。当教育主管部门也有这个想法的时候,教育背离初衷就会越来越远了。